还我旧时光

来源: https://www.qingshuhui.com 时间:2019-08-01 04:09:09 责编: 情书汇   人气:

不记得是谁教给我的习惯,现在写字时总是对着空白的word文档,再也不会直接在网络日志的发表框里敲打键盘,似乎连这也可以作为一个纪念。知道不会再见,于是就连这怀念里也有了最稳妥的慰安。说什么海角天边,纵使人群中擦肩亦是陌然。这世界太大,这人生太短,容不下太多时间的留恋。那些说着不要被我写在文字里惋叹的人,也终于和文字一起变成往事如烟。离别很易,遇见不难,可是为什么根本不愿意安分的我,也开始对这种不确定疲劳生厌?

我以为我已经习惯了那些分合离散,我以为我已经看倦了那些绿女红男,我以为我已经憎恶了那些人心世险。我不知道人生的路是在一遍遍画圈,还是一首单曲循环,有时候就是那么忍不住要再一次混进这无常的俗世尘烟:不讲过往,不去看穿;翩翩如你,皎皎似我;动了情也恋了爱,用了心也拼了命。彻底地弃绝了爱情,却轻易地相信了你;看透了他们的粉墨表演,却在你的赤心素颜里沦陷。

能许谁一个七十岁?能陪谁走五十年?旧日的时光拉长了回望的视线,可是你转过头,依旧是跳动的心,热切的脸,眼泪温热,掌心温暖。心跳在心动里复原,心痛在心疼中生鲜。牵着手就走晚了这一袭晨光,牵着手就走远了这一缕炊烟。不死的浪漫,不变的誓言,手心的纹理蔓延出下一个永远。要用多长的时间,才可以映照出这嘴角眉梢的释然?要用多少的欢颜,才能够走出这沉默寂然的敷衍?要有多深的夜,你才相信有不变的白天?要有多寒的冬,你才懂得阳光的肆然?

我多想没有语言的羁绊,也没有文字的绊牵,我们就像两个最安静的哑巴,挥一挥手就开始了最单纯的相恋。你不会猜疑,我不会争辩,生再大的气都不会有伤人的话出口,发再大的活也不会脱口说出再见。再多的语言也比不过握手对坐的欣然,再好的文字也写不出静默相恋的安然。静流水深,大爱无言,我们的对白是一个个独立的标点,逗不出你的心思,圈不出我的梦圆。多少次伪装也抵不过一次故作坚强的假装,多少声问候也比不了那一回呵手的温暖。

阴天。傍晚。车窗外。冬天的遇见,是最不偶然的必然,是最不留恋的相恋。大雪中走到白头的浪漫,清晨里握手取暖的依恋。过了这一个寒冬,你就有独自前行的勇气;过了这一个寒冬,你就有永不回头的决绝。经过这一个寒冬,所有的孩子都长大;经过这一个寒冬,所以的爱情都苍老。没有人不在冬天里期待春天的到来,没有人不在彼岸的渡口选择再一次的离开。别人所有的苦衷我全明白,别人所有的不得已我都理解,只是要怎样原谅这一个不敢奢望不想泅渡的自己呢?我还在自造的世界里纠结拉扯。就算与全世界和解,这一颗不肯低头不要服输的内心呢?我的倔强固执到自己都不理解。

回到旧日时光,看你旧时模样。小轩窗,正梳妆,一袭晨光荣耀了你的脸庞,几声鸡鸣叫醒了你的村庄。炊烟升起的厨房里,有你忙碌的爹娘;树荫浓密的院子里,是你调皮的弟弟;整齐拥挤的书桌上,有你未做完的试卷。你推开窗户,看见蓝的天淡的云,看见红的墙绿的树,看见安静的教室严肃的老师,看见斑白的黑板粉尘的讲桌,看见那个男孩的身影和你屏住的呼吸,看见巍峨的大学牵手的情侣,看见未来走在这明媚早晨的时光里。

那一年,你十五六岁,不涂口红,不穿高跟,穿一回裙子也小心翼翼。那一年,你心仪的男生,不吸烟也不喝酒,缺一节课都愧疚一个星期。那一年,没有电脑也没有手机,情书还不是古老的方式,晚自习的课堂上纸条满天飞。那一年,成绩分数还是值得骄傲的事,学习排名还是大家最大的攀比;那一年,连老师家长也迷恋大学的魔力,高考成为让所有人平等的机会;那一年,我们都是好孩子,相信未来,害怕考试,每一个梦想里都是对未知世界的期许。

版权声明:如非注明,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转载自情书汇

本文链接地址:https://www.qingshuhui.com/showinfo-33-4315-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