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萤飞火,苍苔印雪

来源: https://www.qingshuhui.com 时间:2019-08-01 04:09:09 责编: 情书汇   人气:

01

时间的虚无和虚无的时间,总是如荒凉河渡上的寂静游船。流水的千层冰冷和万世苍凉打不破,划不透那些僵硬的冷漠回望。甚至于说,在佛教的忘生体系中也有个称作是蒙界的地方,而那里居然有条叫做忘川的河流。

与忘川相关的名词和痕痛因此言辞凿凿,不尽而来。望乡台,黄泉路,奈何桥,三生石,孟婆汤。一世的亲情就此云散烟消,一世的爱情因而前事尽忘。有多少不凡,锵锵,被孟婆笑颜后的汤水灌下,寂静的飞过六道轮回,终归于静静的似曾相识。

也许,我是你前世窗前灯下静静陪你熬过一夜又一夜书卷味道的安宁白狐。我雪白的毛羽曾经遮住过你散去的体温,用我最简单的方式救你于红尘。白狐淹于火中,只有你在火中重生。

于是,在多少个日月轮回之后。我依旧是不变的白狐,而你,经过生世转换,仍是高高在上。在于忘川河畔相会的那一刻,你平静的眼神在虚无的蒙界里还是布满安静和淡漠。谁会是一条白狐,谁还是一介书生,滚滚红尘终难忘,那些看起像青烟一般的俗世之情。

我用四肢的弯度,你用双腿的力度。只是一瞬间,你看到了我的影子,我看到了你的样子。书卷多情,白狐性灵。那前世的一幕幕被你细数想起,你看着我,我望着你。用不同的语言,回应相同的感动。

只是缘由一场,只是相逢一望。前世你曾伏在我小小的身下,我嗅到了你书墨味道的流香。在火星飞上我身体的时候,我看到了那些如流萤般的斑斓篝火,猛烈如梭。

要怎样去遗忘,刻骨铭心的深情。还是要怎样去偿还,很多也许是怎么都偿还不了的舍身。流萤飞火为誓,三生三世,我只是一尾白狐,多少爱恨皆缘仇。

要么去忘掉,要么去祝福,那些飞火流萤在生生死死的念想中孤单流浪。已经没有谁再去记着那一尾曾感动过无数世人的白狐了。血染苍苔,琵琶依旧,只是落泪敲衣之人不再。又要怎样去谨记,知为谁生的青衣苍苔。

02

可能会想到一位诗人,含笑若步,走入满是春日花瓣的园中来。当然,也有可能忘掉另一位凡人。白服装身,诗书礼乐,无所不通。结果,终究是要反复回味,天下苍生,或者江湖美景,终于是明白,即便有那么多的烟火风云,也抵不过自己美丽的诗词歌赋。

听说那位帝国的诗人,是在车水马龙的江湖中奔波似雪,舟车劳累,最后黯然于田的。在南山之下的篱笆桩外,诗人想必看透世事。于是,琉璃的夜色中就有了结草为灯的飞萤,苍苔的竹道里,也走出了青丝白雪的巍巍背影。

陶潜始终没有看透出入江湖的道家哲学,所以飞在他茅草屋外的流萤始终呢喃无声。诗人折过流萤,抡过锄头。对于所谓的前行之路,他还没有想明白,而断续的诗词就先声夺人。流萤也过春水,风月才晓无边。诗人寂寞的避隐,只是为几斗米的恩怨。

都说江湖如火,怎去安逸。诗人用诗人的方式记住了阡陌旧路,怎样一步步的走到成熟。在流萤漫天的日子里,会有那样一位淡雅老人,吟诵着比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”还要美妙的诗句,静静的回味着,甲子岁月里的风行往事。

虽然那是些与我们无关的故事,可读着故事我们依旧可以明白,在苍苍的世外,或者世内,我们总会在不经意间看到自己的前世或者未来。用美丽的眼光,欣赏美妙的意境,毕竟山川河水,总在故事之外。

一面我们是娇艳的尚者,一面我们又静静的依偎在尚者之外。那位名曰叶绍翁的宋代诗人,就在某一位好友的院墙之外留下了尚者眼中的美妙诗词。诗人的笔触是多变的,进进出出,懒从文字上记录,只是脱口而出。于是,我们听到的是这样一首《游园不值》:

“应怜屐齿印苍苔,

小扣柴扉久不开。

春色满园关不住,

一枝红杏出墙来。”

苍苔是园中主人的惜爱,诗人无意闯入。在春天的美景里,连诗人都不忍扣开柴扉。诗人是无需步入院内的,因为在诗人的眼里,那一支红杏就是最美丽的春天。

03

多想了一些与流萤飞火相关的故事,只是无端的去念及,所以,流萤匆匆飘忽不定。晋朝有段囊萤映雪的故事,大概说的就是如此。流萤与深雪,诶对了,还要加上苍苔。

流萤自在,于世外的荒野中。然而流萤是浪漫的象徵,那段诗情画意是因为银烛秋光也好,是因为冷的画屏也罢。反正我们是记住了那个轻罗小扇的文人,在灿烂的夜晚,遐想,遥望,扑打季节夜幕中,最让人流连忘返的飞萤。

苍苔是在露霜清醒后的黎明破晓时分才出现的,或者说,也只有等到那个时候,安静的苍苔才被有心的人发现。或者是一位佳人独自撑着油纸伞,或者是一群孩童踏着轻歌笑语,又或者,只是一位莫名的少年,初涉江湖,从遥远的地方而来,走进这座安静的布满苍苔的小城。

那一夜灿烂的流萤早就熄灭了灯火,腐朽的落在哪一处肥沃的土地上。轻轻的苍苔像有灵性,静静的呼吸着,暖暖季节里的第一道风。或者春天已经走远,然而苔藓的绿色尤正当时。痴情的人还等在某处,在小城最安宁斑斓的小巷处。

流萤为誓,苍苔为证,我等待的季节早就飞过了夏雨冬雪。小城荒芜,时光如许,任青丝的处子变为白发的老妪,任疯狂的少年变作蹒跚的长者。有一种叫做爱情的芽儿仍是在这座小城内,风生水起,淹没东西。

我知道,在有一年的冬雪里,你呆呆的依靠在苍苔横生的小路上。那一个季节的雪,是你洁白无瑕却又畏惧不生的脆弱心灵。有多少美妙的诗词歌赋,都不及你一笑的莞尔倾城。我得感谢时光,终于在这流萤飞火,苍苔印雪的季节里与你相遇。

我记得自己化身过白狐还有石桥,无论烟火还是寒雨,都静静的在等待,所谓的云散烟消。

版权声明:如非注明,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转载自情书汇

本文链接地址:https://www.qingshuhui.com/showinfo-36-5129-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