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夏天的悲伤

来源: https://www.qingshuhui.com 时间:2019-08-01 04:09:09 责编: 情书汇   人气:

记得我认识佩的时候,我们的孩子都刚刚才上幼儿园。我的是女儿,她的是男孩。都同在一个幼儿园的同一个班里。而且我们又把孩子同时送进了同一所英语辅导班——吉的堡。就这样,我们因为接送孩子而成为了好朋友。

印象中的她是一个泼辣能干的女子。毕业于音乐学院,会弹一手好钢琴。她的父母亲都是知识分子,弟弟毕业于美院,现在搞艺术创作。家里很富裕,在厦门有自己的房产并出租着,在西安也有房产。而且开了家汽车修理美容公司,由佩的老公管理。佩曾今在家里办班交孩子们弹钢琴。后来有了自己的孩子以后就全心全意的当起了全职妈妈。平日里帮老公跑跑财务,剩余的时间就全心的照顾起自己的孩子和家庭来。

每次送孩子进幼儿园或吉的堡。我们都会闲聊一会儿。而她的身边也总是聚集着三五成群的家长,都在一起开心的聊天,或相邀着一起逛街,买衣服,看鞋袜……我也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。我因为上班,只能在双休日才能和佩一起,逛街,聊家长里短,一起买些吃的分给各自的孩子。并且我在挤公交车的空档间,可以搭乘佩自己开的车回家。

那段时光是我感觉幸福的,佩是一个善谈的女子,她的身边总围聚着不同的家长。每到休息日。我们这些妈妈们就围聚在一起。唧唧喳喳的,述说着家长里短,分享着化妆、穿衣的经验。也不知啥时候,我们又迷上了十字绣。大伙一起去买来各种绣品,全部一起绣了起来。就是在那个时候,我的绣功越来越好,也绣出了不少的成品。

佩的老公也偶尔来学校。那是一个穿着讲究,看起来很精神的男子。平日里不和我们说话,只是一个人静静地等在角落里,刀削般的面孔,抿着唇。记得有一次,我继续搭乘佩的顺风车。可是佩的车被卡在停车道上。车的两旁挤满了车,车的前面又堆积了一堆沙石。佩当时急的火急火燎的。连忙给她老公打电话。不一会儿,佩的老公就开着桑塔纳来了。一脸严肃的下了车,看了看状况,一言不发的进了佩的车,打着火,对着沙堆就冲了过去。

反复几次,就把沙堆冲的没了形状。然后,车子开到路面上,佩的老公看都没看那些面带怒气的挖沙工们,潇洒的进入了自己的桑塔纳。而佩的小儿子则一脸的骄傲崇拜的对我的女儿说:“我要去坐我爸的车,他开的可是桑塔纳呢!”于是,两辆车行驶在路上,我和女儿坐在了佩的车上,佩的小儿子就坐在了他爸爸的车上。于是,两个孩子在并列的车上互做鬼脸,兴奋的大叫。而我们也曾杀往佩的公司,坐在她老公的办公室里,品着所谓的功夫茶。看着工人们忙碌的身影,觉得佩真的是一个幸福而甜蜜的女子。

现在想来,那段时光真的很幸福!

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!当阳光洒满大地的时候,阴雨总是要来临的。我目睹了佩的幸福!快乐!富裕!同时也经历了她的痛苦。

就是那年的夏天,火辣辣的阳光烤着大地。知了烦躁的喧闹着。佩也最终失去了她自信而甜美的笑脸。佩依旧送孩子上学。但是,她苦涩的脸让我感觉到似乎有事情发生。她哭着对我说:“我老公居然有外遇了!”我听后也是一愣!怎么可能?那么好的家,那么美满富裕的生活,难道就这么毁了?

她告诉我,她好久都没去公司了。突然间,她就到了公司,发现一位穿着时尚的年轻貌美的女子坐在办公室里,眼光中透漏着咄咄逼人的气势。于是,她就产生了怀疑。她不动声色的去了自己另一个家,在那个闲置的房屋里,她发现家具早已更换一新。衣柜里摆满了女子的衣服。显然佩的老公早已悄无声息的安置了另一个家。却是佩没有察觉的。这时的佩仿佛一片树叶,由春天发芽,夏季茂盛繁华,再到冬季的摇摇欲坠。生活就是如此的残忍,总是在人们感觉最甜美的时刻,就将苦涩倾倒,让甜蜜中慢慢渗入苦味,最终,苦涩的味道浸润出来,覆盖了甜蜜。

于是,佩悄悄告诉我,她没有闹,也没有声张,只是悄然地将厦门的房子卖掉。然后再将西安的房屋卖掉,将卖掉的钱转到父母的户头。我听后吃惊地看着她。敬佩她的冷静,敬佩她的泼辣麻利!我问佩:“难道这些你随意卖,不需要老公的同意吗?”佩冷笑着说:“其实,他家里什么都没有,他也没有工作。当年娶我时,我父母死活不同意,但是我坚持,所以,我父母没有办法,就只好给我们买了房,投资注册了这家汽车修理公司。其实,他是个什么也没有的穷光蛋。”我听后叹了口气:“但是,在外人眼里,你老公年轻有为,英俊潇洒。又有名车开着,又有偌大的公司。

是个事业有成,多金的主。别人不往你老公身上扑,咋可能?”“所以,我悄悄地拿走他身边所有值得骄傲的东西,看那位狐狸精还跟不跟他。”佩精致倔强的脸颊上挂满了泪水。是呀!要佩亲手毁掉自己多年经营的家,是如何的不容易。佩接着说:“我现在悄悄挪空公司的账务,等和我老公摊牌时,让他才发现自己的公司早已只剩下空壳。”我惊讶极了“你不能这样!难道真的没有回转的余地了吗?”佩摇摇头,苦笑着,“不可能了。我再也无法接受他了。就算再和他生活下去,当我想起他曾今干过的事情,我就无法原谅他。”我低下头,咬着嘴唇。心里的苦涩也开始蔓延开来。就是这样的美满幸福富裕的家庭,是我心目中一直向往的目标,可是,为什么一夜之间,就颠覆了我心中雄伟的形象?

后来,佩和她老公摊了牌,我从佩的口中听出,她的丈夫根本就不想离婚。但是,倔强而要强的佩却坚持自己的主意,执意要离婚。于是,他们的冷战就开始了。

佩每日都带着愁苦却倔强的表情出现在我的面前。她总是希望我能够成为她的一位好的听众。佩说:“平日里,我老公总是喜欢穿着名牌的衣服,把自己收拾的利利飒飒,喜欢开着好车来来去去,喜欢在公司一呆就是好久。孩子不管,也不体谅我。总是对我说,他是给我和孩子在打工。”我沉思着,告诉佩:“佩,你觉没觉得,你的老公在你的身边很压抑。你是不是总是在说,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给的,你居高临下,总是一副救世主的模样出现在你老公身边,你老公能开心吗?”佩恨恨地答复:“本来就是我家给的。不是我父母帮助,现在他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穷光蛋!”

“可是,”我有些气愤的反驳佩“家里也是需要平等关爱的!”佩扭过头,坚持地说“总之,我是不会原谅他的,你不要劝我了。我知道你不想我离婚,可是,我接受不下来。你知道吗?当我去公司时,那小三居然大咧咧地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,妖了吧唧的喊着‘都不是你的地方了,还厚着脸皮进来!’我当时就气得过去甩了她一个耳光。真是出气呀!”我皱着眉头看着佩,质问道:“难道,你就这么轻易地把自己的幸福拱手送人。你这一离婚,岂不便宜了那位女子!”佩望着我,眼泪像颗颗晶莹的珍珠顺着腮边滚落而下:“我原谅不了他,我一想起他和别的女子在一起的样子,我就不能忍受!请你不要劝我了,我过不下去了!”我低下头,让眼眶中涌出的泪水悄然地滑落而下。

后来,我带孩子上课就不常见到佩,而是由佩的父母带着孩子赶往学校。我很担心佩,就趁着佩的父亲坐在休息室的时候,挨着老人坐了下来。佩的父亲一见到我,因为也是时常见面,就没有见外的和我说起了佩的现状:“佩这个孩子从小就很倔强!本来音乐学院毕业,放着好好的钢琴不弹,却认识了她现在的丈夫。当年我们老人都反对,可是,佩不听,宁可放弃自己的钢琴,也要帮助她丈开办什么汽车修理公司。自己一个人忙孩子,忙家务,还要管公司的琐碎事。真是不知道佩图个啥?”老人伤心地回忆着“现在倒好了,佩的丈夫有钱了,心也野了。就放着这个好好的家不要,非要整出个景才好!”我望着老人淤满泪水的眼,皱纹爬满整个眼眶和面颊。我心里也不是个滋味。

过了两个月的时光,那个夏日在炎热中走向了尾声。阳光在茂密的树叶间闪烁,像点点的金洒在叶与叶的缝隙间,大街小巷裙摆飞扬,艳丽的耀花了我的眼眸。繁花盛开,馥郁芬芳的气息流淌开来,让我的心情轻盈起来。可是,每当我偶遇佩的时候,我那点轻快就又消散云间。

佩说,她已经起草了离婚协议,可是她的老公执意不签,所以,就一直这样拖了下去。现在,她老公已经在外租房。而且,没有再见到那位杀进来的第三者出现了。公司变成了一个空壳,但是她老公坚持的维持着公司的运转。而佩也给自己找了个工作,听佩说,这个工作还算轻松。是在熟人那里打工。可以维持家用。后来,佩迷上了自驾游。开始在网上结交兴趣爱好相同的人们,一同去附近的秀美山川河流那里游玩。看着佩逐渐开朗的脸,我心里也开始晴朗了些。

当我来到学校,见到佩以后,我小心翼翼地问她:“最近还好吗?”佩笑笑,望着我“我好着呢!”然后佩拉着我,咬着下唇想了一下,坚定一下,说:“娟,我告诉你一个消息。你会为我高兴的。”我愣了愣,“什么好消息?”佩接着说“我这些日子,比较烦,所以就和网上的一群驴友们经常出去玩。其中有一位男子,很帅气,是厦门驻西安的销售总代理,因为我们是老乡,就多说了些话。

当他听说我要离婚的消息,就开始追我,并且为了对我表示他的决心,他还在西安买下了一所房产,离我上班的地方很近,他说,本来他不想在西安久住的,可是一听说我的情况,就执意的认定了我。希望和我过好下半辈子。”我吃了一惊“那位男子是个什么情况?单身还是离婚?你了解他多少?他对你孩子好吗?”我连珠炮一般把问题打了出去。佩困惑的摇摇头“他也是离了婚,带了一个女孩。他对我孩子特喜爱。每次出去就让我孩子坐在他的车里,飙车,飞奔。和我的小儿子打闹成一片,比孩子他爸陪得时间都多。

你不知道,我那个老公,平时里,只要一在家,就呆在电脑前,不是聊天,就是打游戏。孩子想和他玩玩都别想。可是现在看见这位男子和孩子玩的那么起劲,那么开心。我心里也真的很开心。他关心我,帮助我,懂我!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?”我迷惑的用我那智商不大好用的大脑想了又想,这些是我生活之外的东西,我怎么也给不出一个好的主意来。只能叹了口,安慰着佩:“你再多了解了解。而且,你不是还没离婚呢吗?”佩点点头“我也是犹豫呢!也是怕了,怕再遇见一个让自己伤心地。可是,他很执着,坚持着呆在我的身边,陪着我和孩子。我现在确实需要一个贴心的人来安慰。”看着佩欲哭无泪的样子,我的心里也是一揪一揪的疼。就这样,我们再无言语,默默地离开了学校。

再后来,我听说佩离婚了。一个人带个孩子,也开始了上班打工带孩子的普通生活。而她的前夫依旧倔强的维持着那个空落落的公司,一个人住在狭小的租房里。偶尔,会看见前夫来接孩子,我就在旁边的角落里呆愣地望着那位前夫,心里依旧不明白,干嘛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,偏偏要选择现在的生活。这样好吗?这样就很洒脱?这样就很畅意?我真的不懂他们的选择!

再见到佩时,已经是夏季结束的日子。秋的凉爽开始蔓延开来,树叶也在墨绿之间透漏出些许的黄与红,色泽的差异让树看起来缤纷多彩,妩媚许多。我急着追问佩现在过得好不过?有没有和那位追她的驴友再婚?而佩却摇摇头,说:“我想先静静,不想再进入婚姻了。”追她的驴友很执着,依旧坚持陪着佩,可是却融化不了佩心里的冰冷。

再后来,再后来,我就更是很少见到佩了。打她的电话,她也不接了。就是见了她,也是匆匆忙忙的样子。头发突然就剪短了,将那头飘逸俊秀的长发齐齐地剪去,只剩下一头倔强而精干的短发,在微凉的风里颤动。

等我的女儿进入了小学,也停止了吉的堡的课程。佩的身影就彻底的淡出了我的生活。

直到现在,我都好想知道,佩现在还好吗?是一个人单身带着孩子,还是已经接受了那位驴友的爱情?我真的再也不知道她的近况了。只能在心里期望着,佩,幸福开心快乐!

版权声明:如非注明,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转载自情书汇

本文链接地址:https://www.qingshuhui.com/sanwen/xj/5710.html